共享洗衣机落户上海商场 小型化共享洗衣机进入广州

  共享经济这股大风似乎吹到了各行各业,连家电里面的洗衣机也可以共享了!据广州装饰公司了解到,广州的共享洗衣机偏小型化,多投放在学校、酒店等场所,以移动支付为主,学校的共享洗衣机每桶3~6元不等,酒店的共享洗衣服务每次在10元以内。对共享洗衣机的入驻,有的市民表示很方便,有的市民表示担心不卫生。话说,你会用吗?

  互联网让“共享经济”火得不得了,花样百出,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之后,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共享洗衣机也如雨后春笋般面世,目前广州部分学校、酒店已经有共享洗衣机分布。

  将共享洗衣机投放在学校宿舍内,学生通过手机APP下单预订,移动支付后就可以使用;或将洗衣机放置在商场附近,每桶价格10元~40元不等,供市民自助选择。

  这是“伪共享”么?抑或是资本“玩”的新游戏?目前街坊们并未完全“反对”共享洗衣机,而是有赞有弹:赞者称其确实方便用户洗衣;移动支付让维权有保障;忧方则认为共享洗衣机难以走进家门,且其没有监管方,卫生安全难以保障

  据报道,上海徐汇区正大乐城商场附近的共享洗衣机,8kg洗衣机每桶收费20元,18kg每桶收费40元,烘干收费10元。现金、微信、支付宝都可以支付。

  广州装饰公司了解到,与上海的共享洗衣机略有不同,广州的共享洗衣机偏小型化,多投放在学校、酒店等场所,以移动支付为主,学校的共享洗衣机每桶3~6元不等,酒店的共享洗衣服务每次在10元以内。

  近日,上海街头出现一组带洗衣及烘干功能的自助洗衣机,引起各界热议。而在广州本地,广州装饰公司了解到,共享洗衣机也已悄然出现在身边。6月,广州某学校的学生们就发现,首批共享洗衣机陆续投入使用,广州某学校的共享洗衣机装进每间宿舍中。

  据介绍,该校的共享洗衣机由商家投放,学生不用一次性出四五百元买新的,也不用预交押金。当有洗衣服的需求时,通过手机APP下单,就能选择洗衣程序,点击“即时预订”,输入验证码和移动支付后,洗衣机就能用了,价格3~6元/桶不等。

  “不想手洗衣服的时候,花几块钱就搞定也是好事。”针对身边出现共享洗衣机,有学生表示,“刚开学时就有动员宿舍的同学一起买个洗衣机,但是大家意见不统一,主要争论的点是买一手的还是二手的,买一手的话有人觉得钱太多,将来低价卖不划算;买二手的又怕质量不好,最后3个人出钱买了,另外几个人没出钱,挺伤和气的。”据广州装饰公司获悉,以前该校11栋楼仅有一个共享洗衣机,经常坏,但今年开始每个宿舍都有放置,更方便学生使用。

  与共享单车不同,广州共享洗衣机没有押金一说。广州装饰公司了解到,此前其它地方有款洗衣机需要付200元押金才能使用,很快遭到不少学生弃用。

  此外,广州某大学也有类似的共享洗衣机。与广州该学校不同,广州某大学的公共洗衣机放在楼梯口,是投币式自助洗衣机的改善产品,现在可以支持移动支付。

  学校推广共享洗衣机有其特殊性,但面向普通市场时,“共享”的噱头似乎威力有限。

  在广州,个别酒店也开始有了共享洗衣机,员村×枫酒店中,客人可下载某品牌洗衣APP软件,预约及启用酒店洗衣机。与广州蓝天技校的类似,用户在APP上就近挑选洗衣机,选择“标准”“大物”“快速”“单脱”4个程序中的1个,点击“即时预订”,输入验证码和微信支付之后,洗衣机就能用了,使用一次成本在10元以内。不过,该酒店的共享洗衣机去年就已启用,但使用率并不算高。

  有五星级酒店大堂经理表示,以5星级酒店为例,多数自己有洗衣服务,洗一次,套装(2件)100元,套装(3件)140元,牛仔裤35元,内裤15元。即便是3星级的连锁酒店,洗一次衣服衬衫也要25元左右,西裤30元,这里面很有赚头,谁愿意将生意拱手让给别人呢?

  公开数据显示,国内的流动人口高达2.2亿,高校学生、务工人员、经常出差的白领等都有洗衣服务的需求,这对于共享洗衣机来说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据某共享洗衣公布的数据称,该市场存在48.8亿元的空间。

  另一方面,近年来家电行业的销售增长愈发缓慢,据奥维云网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国内洗衣机零售总额为615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2%,行业发展已进入平缓期。

  与此同时,共享经济在国内愈演愈烈,在此情形下家电巨头不得不顺应潮流做一些改变。市场具有前景,再加上物联网技术日渐成熟,共享洗衣机理所当然成为了家电巨头试水共享家电的首选项。

  广州装饰公司了解到,国内如海尔、美的、创维等家电企业两年前就已相继开始布局共享洗衣机。

  海珠区街坊老邱认为,共享洗衣机理念并不新,可以说是投币式自助洗衣机的改善产品。广州某大学南校区早期投币式的、放在楼梯口的自助洗衣机,往往存在几个痛点,一是人多,学生在洗衣高峰期往往得先将衣服拿在洗衣机旁排队,预估好时间时不时过来查看进度或收衣。二是一旦没有零钱或者一个硬币老是不能被机器识别,往往不能洗衣,让人着急。而共享洗衣机有了移动支付,等候时间与支付困难都得到了解决,支付留下的记录也方便用户维权。

  一些学生也认为,比起宿舍买台洗衣机,共享洗衣机不用押金使用方便,还不用担心维修问题。

  街坊张小姐说,很多共享洗衣机可谓是“新瓶装旧酒”,本质上依旧是洗衣机租赁。只是适逢当下火热的“共享”概念,被贴上“共享”字眼而噱头十足。

  街坊李先生是个喜欢干净的人,书桌一尘不染,他表示,对于洗普通衣物,共享洗衣机没有什么优势。首先,普通衣服没必要拿出来洗,一送一取,浪费时间与精力。其次,普通衣服中少不了内衣内裤,谁愿意将自己的内衣内裤放到公共洗衣机洗呢?因此共享洗衣机难进家门。第三,从经济角度来说,洗个十来件T恤裤子总共花十几二十元,比起自己花一两千元买台洗衣机来说,从长远角度看是划算得多的。他上一次买洗衣机花了1000元,从2006年用到了2014年,足足用了8年,平均一年才125元,非常划算。

  街坊钟女士则表示,即便有共享洗衣机,她也宁愿自己洗,因为担心卫生情况。她表示,看资料得知,若在美国,公共物品的保养和维护都会有人负责,而且都会有严格的检查制度。而在我国,仅仅企业称会消毒,尚没有政府主管部门有监管。说实话,一旦发现或者想象别人把内衣裤、袜子等放进去洗,自己心里都会有障碍。与大学相对安全的环境不同,公共领域的共享洗衣机想长久地走下去,卫生问题是必须跨越的一道坎。

  以上就是广州装饰公司为您分享的共享洗衣机落户上海商场的详细情况以及小型化共享洗衣机进入广州的市场行情,希望能帮助到大家。话说,共享洗衣机,你会用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